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生物原虫】(41)【作者:qinqiyan】
【生物原虫】(41)【作者:qinqiyan】
字数:630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41、母子衷肠

  奶奶的,写了这么久,这才算写到我最开始的构思上面来,明明就是单纯的母子乱论文,莫名其妙的前面写了这么多,我多想让主角也来个虎躯一震,王霸之气四下发散,从此什么妈妈啊、姑姑啊、姨妈啊都宽衣解带、袒胸露乳,从此大床任眠、小穴随插,可是,这他妈不合情理啊!!!一点都不合情理啊!!!
  说回正题,这下算是写到母子心结打开了,以后事情就多了,前面的回目里我还写到了陈冰心、陶昱晓,而且吴侨和陆洁也没有拿下,每一个人,写了名字的,我就一定要有故事,配角也是人,配角也是角,不能写着写着这些人就没了,而且陶昱晓是救命恩人,一切故事都是从陈冰心的课开始的,这两个人就这么消失了,我心有不甘啊,敬请期待吧!就是我更新得慢,慢慢等吧……

              41、母子衷肠

  我俯身压下去,将鸡巴更深地往里插去。

  「你!」妈妈冲我一瞪眼,脸上很是愤怒。

  我急忙在她耳边说道:「不要生气妈妈,不能拔出去,我只要说我还没软,他们就还会继续拍,我要是拔出去了,你就要……」

 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,妈妈的脸色已经大变,她也意识到了我是什么意思。
  「可……可是……」妈妈满脸绯红。

  我又道:「妈妈,我们虽然是母子,但是被我插也好过让这些人都来插呀!」
  妈妈脸上布满羞涩的神情,说道:「可是你的……东西也不可能一直硬着啊……总会有软下去的……」

  我心里想道,『将所有人听觉都剥夺!』。

  尔后在脑海中想像了一下各人应该执行的角色,其实我并不知道这样是否有用,走一步算一步吧,不让妈妈发现就行了。

  想着想着,我的鸡巴忍不住又硬了几分。

  妈妈也感觉到了,脸上一红,羞道:「怎么还更硬了?」

  此时他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举动都已经在我心中大致想像完毕,进入感应状态后,便将这些想法都发送了过去。

  我觉得指令已经都下达完毕了,可是几人还没有什么举动,让我心里不免有些失望,看来这种控制力并没有我想像得那么强大。

  这时,刘震就大声道:「你小子射完了还不拔出来让我们爽么?」

  妈妈的小穴一下子变得好紧,全身瑟瑟发抖,眼中哀怨的神色更甚,轻轻摇头。

  我心中大喜,没错!就是这个!急忙说道:「我……我还没有软……让我再操一次吧!」说话时我假装心中很紧张,声音抖抖索索的。

  果然,刘震虽然看不见听不见,却还是准确地走到我身边,抬起脚给我屁股来了一下。

  卧槽!没想到还挺疼的!做戏做全套,我疼得龇牙咧嘴,借助这一脚的力道,龟头一下插进了子宫里。

  「啊!」妈妈轻呼一声。

  「你们怎么还没结束?」房门一下打开了,那个所谓的魏少走了进来。
  不好!怎么忘了还有这个人!他身上可没有原虫!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!
  刘震!暂停!

  刘震一下停住了脚步,定在当场。

  还好的是,那个魏少开门看了一眼,冷冷道:「这小子体力倒是还可以啊,那你们继续吧!」说着又关上了门。

  不行!门外有这么一个家伙,事情都不能做得安心,我必须也给他种上原虫。
  我将感应套在孙明身上,看起来他跟魏少的关系会好一些,他的戒心应该会降低。

  控制住孙明,使他去到外屋。

  魏少见他出来了,很是惊讶,说了句什么,可是我没听见,郁闷,都忘了将孙明的听觉也剥夺了,欲要还给他,一想我不过就是要让他出点血,听不听见又有什么区别呢!

  『噗』孙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,魏少敏捷地向后一跃,虽然没有喷在他脸上,可是他的手上有沾到,这就够了。

  一个新的感应点出现在面前,很淡,也许是血太少的缘故,又也许是二次宿主的缘故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控制。

  不要动!不许进屋!我将两条指令下达过去,透过孙明的视角,我看到魏少浑身一抖,震惊地看着孙明,然后就愣在了原地。

  看来还是有用的,我心里大安。

  收掉孙明的视觉,控制他进来,孙明道:「怎么?这小子还没软?不是射了一次么?」

  刘震道:「他说还要再操一次,哼,他倒想得美!」

  郑宏道:「我们都还没有爽,他倒想爽两次。」

  刘震又道:「我也是这个想法,这小畜生还教训我们,他自己垂涎亲妈的肉体恐怕不是一天两天了,等我们先来,来完了再让他来。」

  说着他就要上前来拉我。

  他们都是按着我的想法来做,其实说白了就是演戏,这些词从他们嘴里说出来不带任何感情,平时一听就能注意到。

  可是现在妈妈正处在紧张之中,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,显然是信以为真了。
  我赶忙将鸡巴往外抽了抽,加大力往里插,迅速地抽插了几下。

  「啊!」妈妈猝不及防,大叫了一声,「嗯……」紧接着就是娇哼一声。
  刘震一顿,说道:「哼,这小畜生倒是够主动。」

  他转向孙明和郑宏道:「那我们就再看一场,等下也好让我们更尽兴!」
  两人都是一点头,刘震又对两个混混道:「你们两个,滚出去吧!」

  要按正常的情况,这两人绝对是不愿意的,但现在都被我控制着,他们根本就听不见,不出去也得出去。

  『坐下。』我发出指令,他们三个立刻乖乖地坐到椅子上。

  「小俊……」妈妈轻声道,「你不是可以控制他们么?」

  我一听,忙作势苦笑道:「不行的,他们给我注射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我现在对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,不然我们早就能逃出生天了。」

  妈妈脸上好生失望之情,之后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,双腿往上用力,张得更开些,小腿弯起,用脚在我屁股上用力一顶,把鸡巴又往里顶了一下,双眼含泪望向天花板道:「那……那你就继续吧!」

  看着她柔弱无助的表情,我心中都有些不忍心,但是妈妈小穴中阵阵蠕动的嫩肉、紧箍龟头的子宫口,很快就将我拉回那种沉溺的肉欲之欢里,我的不忍心迅速淹没在欲望中。

  我拔出鸡巴,带出一些液体滴在地上,妈妈轻呼道:「啊……流……流出来了……」

  我讶异道:「什么流出来了?」

  妈妈满脸羞涩,都不敢看我一眼,道:「你……你的那些东西……」她伸手想要去堵住,我一把拉住她的手,将龟头在小穴口磨来磨去,只觉得越来越滑腻。
  「是不是刚才我的鸡巴在里面的时候堵住了,现在拔出来了就流出来了?」我故意道。

  我知道刘震他们已经不成威胁,心里放松不少,故意说些惹火的字眼。
  妈妈瞟了瞟刘震他们,冲我一嗔,轻道:「不许瞎说,啊!」

  我趁妈妈跟我说话的当口,找准穴口,一下就把鸡巴插了进去,这回才刚刚进了一个龟头。

  然后我下身用力一挺,借着已经流出来的精液,整根粗壮的鸡巴没有任何阻碍的插入妈妈湿滑狭窄无比的小穴中,只一下就插进了妈妈的子宫内。

  「啊……喔……好痛!」

  妈妈紧抓着我的手臂,她的指甲紧紧嵌进我的手臂上,看起来,尽管刚才已经被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插进子宫里,但是宫口闭合之后再次强行插进去还是会疼的。

  这种痛觉,对妈妈来说是痛苦,但对我来说,却使得我更加的亢奋,只因那湿润的小穴中的肉壁像蠕动的小嘴,不停的吸吮着我的棒身,而那已深入她子宫内的龟头也再次被那一圈肉箍紧紧地箍住,舒服得令我全身毛孔都张开了。
  鸡巴插入妈妈的小穴里,与她紧密地抵死缠绵的交合,生理上的快感与心理上的畅快,使浸泡在妈妈小穴中的鸡巴更加的粗壮坚挺。

  「嗯……」妈妈鼻中哼出一个音符,这对我来说就是发动冲锋的号角一般。
  我开始挺动抽插,鸡巴与小穴不留一丝缝隙的厮磨着。因为射进去的精液的润滑,抽插起来一点也不费力,很快,鸡巴与小穴的抽插就带出了一阵『噗噗』的声音,我低头看去,淫水和精液混合着四下飞溅,再配合上抽插间肉体与肉体碰撞的『啪啪』声,真是好一曲淫靡的乱伦交响乐。

  此时再看妈妈迷人的脸蛋,她虽然还是一副娇羞,并加疼痛,还带着一些不好意思的模样,但眼神已经有了一些媚意,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欲,微开的诱人樱唇轻声低吟,手臂盖在眼睛上,我知道她这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一来是与自己的儿子,二来是刘震他们还在围观。

  但那既似低语又似呻吟的声音,传到我耳朵里,直入对我最大的鼓励,我不禁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

  「唔……喔……」娇滴滴的呻吟声从妈妈口中发出,仍然是低低的,却比方才音量大了一些。

  我俯下身去,把头凑到妈妈的巨乳上,不断地在一对巨乳上打转,口鼻中呼出的气息直喷到那两个不停晃动的乳房及乳头上。

  「唔……呜呜……」妈妈哭出声来,我不知为何,有些奇怪。

  「亲……亲它们……」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妈妈是在对我说么?还是她潜意识里为了逃避这种羞涩,把我当成了爸爸?

  「妈……妈妈……你说什么?」我低声道。

  妈妈双手遮住面颊,带着一种哭腔道:「我……我让你亲乳头……」

  我心中大喜,又怕妈妈是在说胡话,再次确认道:「我么?妈妈你知道我是谁么?」

  妈妈的脚又一次抬上来,脚后跟在我屁股上踢着,说道:「俊……小俊……快……」她说这话的时候双手已经把脸全都遮了个严实,这几个字也是微如蚊蚋,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。

  哈哈!是我!妈妈确实是在喊我的名字!

  佳人有此要求,我怎能不答允,先是在两颗嫩红的乳头上亲了一口,刚才的闪光很明显已经将妈妈的肉体修复过了,此刻她的乳头又红又挺,又嫩又香,看上去直入清晨玫瑰上的露水。

  我张开嘴,把整颗乳头含进嘴里,这乳头已然变硬,吃起来像一颗奶味软糖一般,加大吸力用力一嘬,把乳晕也含进嘴里,任由舌头在乳头、乳晕上滑来滑去。

  撑在床上的左手放开妈妈的腿,摸上另一个还暴露在空气中的乳房,从乳房底部开始一点一点往上摸,滑滑的、弹弹的、软软的,直到攀上那雪峰山顶,整只手覆盖上去。

  真是一手无法掌握啊!我的手刹那陷进了乳房中,我大力揉着,妈妈嘴里不停轻哼:「嗯……哦……轻……轻些……哼……」,却又不敢大声,怕让刘震他们看笑话。

  我口中溢出大量口水,包裹住那细嫩幼滑的乳头,包含着阵阵乳香、还有妈妈的细汗,最后全都又吞进了肚里。

  放开那个已经被我吸的挺硬发紫的乳头,口水嘴巴和乳头间练成细细的丝线,又一下断开,甚是淫靡。

  毫不犹豫,我又吸上另一个乳头,如法炮制继续吸吮。

  同时左手再次撑到床上,两手支起妈妈的双腿,大力吸着乳头。

  乳头的魅力着实好大,让我流连忘返,乐不思蜀,鸡巴抽送的频率都降低了,力道也下降了。

  令我没想到的是,妈妈浑圆的屁股居然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,她缓缓地夹紧鸡巴,然后借助床垫一上一下抬动屁股,动作轻柔而又缓慢,也许是不敢在我面前表现出那种渴求的状态。

  但淫水不断从小穴中流出,又随着鸡巴的抽插四下飞溅,打湿我的大腿、床单、地毯。

  我也沉浸在这种快感中,开始的慢慢抽送,每当我拔出来,小穴就紧紧包裹住棒身和龟头,深处的吸力也加大几分,似是不想让鸡巴出去,而当我插进去,紧实感、黏腻感都丝毫毕现地从鸡巴上传回,深处的吸力更加是如有助力,将鸡巴更深地向里吸去。

  小穴里流出了更多的淫水,我的抽插更加的顺利,我真想一直就这样跟妈妈做爱,但是却又想到这回第一次是在强迫之下,第二次是在我的假意之下,不知以后会不会还有这种机会,毕竟她是我的生母,跟别的女人不同,任何情感都比不过心理上的阻碍,也许我跟妈妈就只有这一次了。

  想到这里,我心里很是难受,妈妈的小穴跟我的契合度太高了,不管是干妈、敏芝姐还是张姨,她们都没有给过我这种感觉,这种想要整个人融化在小穴里的感觉,大概是以前我在里面住过十个月,这种思乡返故的感受给予我的已不仅仅停留在肉体上、性欲上,更多是一种归属感,只要进入这个小穴,我全身的感官都被调动起来,一切都为与妈妈的小穴做爱而服务。

  以后可能就再也不能跟妈妈做爱了,我不是个喜欢用强的人,更何况她是我妈妈,我也不忍心对她用强。

  一时间思绪万千,抽送的动作也就停滞了下来,不知怎的,居然慢慢将鸡巴抽了出来,把龟头顶在阴蒂上。

  妈妈身体一滞,捂住脸颊的双手透出一个小缝,我痛苦地看着她,脸上满是悲伤。

  「怎……怎么停了……」妈妈红着脸娇声低问,问的同时还摇动了一下屁股,我的龟头在她的阴蒂上摩擦起来。

  我思绪飞向远方,口中喃喃道:「只有这次……只有这次……」

  眼泪从眼眶中流下,在下巴处汇合,一滴滴滴落到妈妈身上。

  妈妈急忙给我擦拭眼泪,看着周围默不作声的几人,脸飞红霞,轻道:「什么……只有这次……」

  我闭上眼,涩声道:「妈妈被我插得够舒服吗?」

  「啊?我……我……」妈妈红着脸,原本紧抵着我屁股给予助力的美腿松懈了下去,要不是我的手撑在腿弯处,直接就踩到地上了。

  房间里鸦雀无声,只有孙刘郑三人的呼吸声。

  屋外的街道上,一声声沉闷的轰鸣声传来,不知道又是哪家不要命的小子在飙车。

  「舒服……」借着越来越近的轰鸣声,妈妈轻声道,被淹没在汽车的声音里,只有靠得最近的我能听到。

  「我也舒服……可是……以后再也没有了……我一定会发疯的……」眼泪不住从眼中流下来,滴在妈妈身上,每滴一次,妈妈的身子就是一颤。

  妈妈眼中满是震惊,她也许从来都没想过我会有这种想法,也许她以为这次之后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过正常的母子生活。

  我的话明显让她难以置信,她愣愣道:「以后……以后……」

  「这次之后我们还像原来那样好么?忘掉这件事,就当从来没发生过。」她喃喃道。

  我趴到她胸口,将鸡巴抵住她的小腹,双手环绕紧紧抱住她,哭道:「不!不!妈妈你是我的!是我的!这世上除了我和爸爸,谁也不能碰你!我不要!」
  我哭泣得全身都发抖,妈妈也跟我一起哭,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,变成一道泪痕。

  「我们是母子……这次是被强迫的,可是我们不能一错再错……」妈妈道。
  我哭道:「我们已经是再错了!上一回是妈妈你* 奸了我!是你的错!你的错!」想起上回的事,我有心倒打一耙,不过想来也确实是啊,尽管是迷糊中,可的确是妈妈主动的没错啊!

  妈妈的身子一僵,显然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  「温存够了没有啊?要不要我给你们放些鞭炮?」刘震道,「你要是不行了就赶紧下来,我们可都还憋着呢!」

  操纵刘震,说了这几句话。

  妈妈浑身剧烈颤抖,我大义凛然道:「妈妈,既然没有以后了,今天,我就算精尽人亡,也一定要一直保护你!我不怕死,失去妈妈才是最可怕的!」
  我撑着床垫要起身,妈妈一下子环抱住我,在我头上亲一口,轻轻吹气道:「没有你,妈妈活着有什么意义,你爸爸现在已经下落不明了,如果要死,那就一起吧!死之前让妈妈好好满足你,你也好好满足妈妈。」

  我点头『嗯』一声,妈妈又道:「如果天可怜见,我们侥幸没死,又侥幸妈妈的身子还是清白的,我们……」

  妈妈停下不说了,我听她的语气似乎有什么别的含义,急急问道:「我们怎么样?」

  妈妈沉寂良久,才轻声叹道:「我们就还有以后……」

  『砰砰』『砰砰』『砰砰』妈妈的心剧烈跳动着,她下了很大的决心,这种感情通过剧烈跳动的心脏清晰地传递到我耳朵里。

  她心里一定认为今天在劫难逃,所以出了两个限制条件,一个是都活着,一个是她的身子不被玷污。

  在眼下看来,第二个条件是绝对不可能达成的,然而对我而言,这无疑就是在告诉我:以后我可以尽情地跟妈妈做爱了!不要任何顾虑了!

  我心里大喜,得到妈妈的这句承诺,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有意义的!
  我直起身,擦擦脸上的泪水,说道:「好!妈妈,那现在,我们就好好享受这段人生!让我们死而无憾!」

  为了不露出马脚,我又转身冲刘震道:「你催个毛,老子还没有结束!这只是母子之间的互诉衷肠而已!」

  妈妈听我说的这句话,忙用脚后跟踢我一下。

  我『嘿嘿』淫笑几声,妈妈那双优美修长的美腿高高举起,在她的膝盖处我把她的腿张大,用龟头在小穴口不停摩挲,妈妈屁股上下抬动,迎合着我的动作。
  我看淫水、精液、白带一时泥沙俱下从小穴里流出,「嘿!」低吼一声,迎着妈妈的小穴挺进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